分享按钮
雨花台中学师生交互空间
用户名: 密码:

构建有温度的语文学习小组

已有 187 次阅读  2018-03-20 11:02

构建有温度的语文学习小组

——从学习共同体的角度谈高中语文学习小组的实践经验

 

雨花台中学

 

廖婷婷

 

“学习共同体”是2017年教育界的一个高频热词,“学习共同体”(learning community)或译为“学习社区”。“学习共同体”这一概念的提出取自社会学的术语。其定义为“一个由学习者及助学者(包括教师、专家、辅导者等)共同构成的团体,他们彼此之间经常在学习过程中进行沟通、交流,分享各种学习资源,共同完成一定的学习任务,因而在共同体成员之间形成了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人际关系。”其中的“交流、对话、差异,分享、合作”等中心概念解构了以“个人、客观知识”为认知方式的学习范式。

学校班级学习共同体是由学习者(学生)和助学者(教师)共同组成的,以完成共同的学习任务为载体,以促进成员全面成长为目的的,强调在学习过程中以相互作用式的学习观作指导,通过人际沟通、交流和分享各种学习资源而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基层学习集体。学习共同体不是单一意义上的班级集体,还可以是更丰富和与之关系更大的集体。“我们用共同体中心这个词语表示共同体的几个方面,包括把班级作为一个共同体,学校作为共同体,学生、教师、管理人员认为与之联系的更大的共同体还包括家庭、行业、州、国家甚至整个世界。”①在本文中,我们探讨的是较小单位的学习共同体——语文学习小组。

学习共同体,可以有更为简洁的理解,一个群体,其所有成员拥有一个共同的关注点。共同致力于解决一组问题,或者为了一个主题共同追求。在社会建构主义的主张之中,人是在社会文化情境中接受影响,通过直接与他人的交互作用来建构自己的知识,强调他人的存在及与他人的交流在个体学习过程中的作用。这种主张相对于学习小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十分合理和值得重视的。

 

一、建立语文学习小组的目的与作用

 

总体上来说小组的建立是以完成共同教学任务为目的。语文教学的目的应是对学生实施全面发展的教育,以发展学生的个性,提高学生的整体素质为终极目标。语文学习小组平时的任何一个活动元素都由共同目标为导向,强调分工与合作,让学生即有个性化的展示又有合作性的统一。建立语文学习小组,能够满足学生的自尊和归属感,并通过丰富多样化,且有目的性层次性的教学活动来可持续性的维持学生对语文学习的兴趣与努力程度。学习者与老师进行交流,同时又与学习同伴进行交流和合作,在过程中形成自己的知识建构,批判与思辨能力得到提升。如如今的文言文教学普遍存在慢费差的教学状态,要么重文不重言,要么重言不重文,不少教师还存在长篇文言从头讲授到结束的状况,不少学生也对这个类型的文体提不起兴趣,所学到的知识寥寥,更不用说体悟情志。

在教授《项羽本纪》和《高祖本纪》时,笔者尝试把两篇放置一处,整体树立一个问题:项羽和刘邦谁才是你心中的英雄?让学生带着这一个总的问题去思考两篇文章。《高祖本纪》可从几个经典场景如:高祖之行、高祖之相、建功立业、楚汉相争、决胜垓下和衣锦还乡,《项羽本纪》可从少年壮志、巨鹿之战、四面楚歌、东城快战和乌江自刎。让班级语文学习各小组自主选择自己最喜欢的情节去研读和分析,在探讨时需说出自己喜欢的理由,并小组合作多方位的展示人物性格,可通过朗诵、分角色对白、内容扩写、上台表演、分组辩论等形式表现出来。最终结合现实,让学生思考自己身上是否有项羽或刘邦的影子,结合实际探讨一个人要走向成功,应该怎样尽量去克服自身的性格缺陷等等。使学生不仅仅分析出人物的性格特点还可以在多方面得到锻炼和提升。

 

二、语文学习小组的组织性、系统性和有序性

 

学习小组不是形式主义,不是哗众取宠的表演,不是有始无终的走过场。成员是有高度的组织性。首先学习小组的分组是自愿的。在新授的班级中,第一步是由班级成员共同投票选出符合集体标准的分组组长若干,再由组长去挑选组员,或是组员毛遂自荐加入该组。他们之间是能通过氛围与情感来维系共同体成员之间关系的,能较好的协调彼此的关系,正确并高效的处理好有可能发生的矛盾,以减少未来学习活动所遇到的阻碍。值得注意的是,在此过程中,教师需要适时的进行控制与协调,避免出现在自由组合中出现的分化过重的现象,尽可能形成高中低各层次学习能力都有的学习小组,或是形成在诵读、写作、辨论、表演、书写等各方面都有优秀才能的学习小组,教师在分组前可将此做为分组的标准引导,以在之后的各类竞争中形成良好的比拼氛围。如不能完全符合要求,可在一阶段的测试后再由教师协助进行微调。

其次学习小组应有一定的奖惩制度,需由小组成员讨论形成,教师引领建议。小组可有称号、组徽、小组作品集录、组歌、小组口号等等个性化的设计,鼓励学生彰显自我,再逐渐形成强大的责任依从关系、情谊关系和荣辱关系,在小小的综合体中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和个性化展示。在各种活动和关系的形成过程中,教师应该关注和记录小组的每次活动和出现的问题,形成一个体系,在到达共同目标的过程中对出现的各种问题进行指导与纠正。学生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在传统课堂中被动的接受教师在讲台上的强势传授,固定的完成一定量的书面作业,而是在小组活动中得到专业知识、语文技能、人际关系、情绪管理、倾听学习、批判思辨等多维度的学习和培养。学习小组的要素必须构成一定的学习结构层次,教师应该细化各个层次的小目标,合理规划,有序开展。

学习小组必须体现有序性,不单单表现在教师制定活动的层级,还体现在小组活动在以学期计划为大单位,以周计划为小单位的活动设计的平衡性,包括学习小组内的权力分配和责任分工的平衡。组织活动应该有积极的协调性,能经常性的协调各方面的关系,不能只突出某个组或忽略了某个小组,或是只突出了组长而忽略了组员,应该使组织形成有序状态。学习小组可以是多样化的,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按学习能力的高低层级划分,还可以按组员的特长划分,如可在班级内形成写作小组、辩论小组、书法小组、演讲小组、话剧小组、采访小组等学习小组。

 

三、建构语文学习小组的关键问题

 

学习共同体是日本教育家佐滕学提出的一个概念,源自上世纪80年代,一向勤奋严谨的日本学生突然纷纷逃离学校、逃离学习,佐滕学开始研究“逃离学习的儿童”,为什么学生要选择逃离,在学习中找不到快乐?他解构了传统的日本课堂,在长期的研究后,他发现传统教育最缺乏的是“倾听”,传统课堂上,很多教师都是以讲授为主,却很少关注学生的基础和体验,更不用谈学生有没有自己的观点,几乎很少关注学生的感受,长期形成了教师自以为是的上课,学生神游八表的听课,教师几乎不敢放手让学生自主体验学习,谈不上相信学生的学习能力。“倾听关系是学习共同体的核心词语。”上海市高东中学曹哲晖在《我的三次课堂实践》一文中指出,学生要先学会安静,再学会尊重,最后才是学会倾听。在这个过程中与教师和同伴交流学习,建立起亲密而有帮助的学习共同体关系。“只有通过倾听了解学生的思维、情感的走向,才能有教学上的灵动与机智,也才能促使学习真实地发生。”上海市建平中学副校长郑朝晖说。

曾在一段时间内,笔者陷于传统的讲授课堂模式中,即使充分的备课,在课堂上事无巨细的讲读,生怕学生错漏了哪一个知识点,但是效果永远处于一个瓶颈,上不了下一个高度。传统的讲授固然在知识层面营养精良,但却忽视了学生的消化能力。假如教师放下先入为主的架势,放手学生,走近学生,观察学生真实的学习过程,感知学生的学习困难,就会发现很多精心准备的教案其实是防不胜防的。让学生尝试自己发现学习困难,共同解决学习困难,共同总结积累解决的办法和技能,教师会发现学生本身具备的强大的自主学习探究能力。

因此建构学习小组的关键问题不单只是培养学生倾听教师和同伴的能力,重要的还是教师学会倾听学生学习问题的能力。在建构的过程中,教师不要过多的干预分组,克制自己,不要过多的强加自己的主张,不要过多的打扰学生的讨论,不要太过标准化地评价学生的好坏。教师放手课堂,将主动权更多的还给学生,课堂当中没有所谓的强势与弱势,教师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参与者和建议者,学生拥有更多的学习主动权,能在有目的性、系统性和有序性的小组活动中发现困难、思考困难、解决困难。这样的课堂能让“学困生”敢于说出自己的不会,在全班同学当中产生共鸣,并且愿意一起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例如在讲授《魏公子列传》时,教师把全班六个学习小组安排好各个段落的学习任务,让学生在细读每个部分之后,分别由其它小组来寻找难点去询问细读相应段落的小组,并形成比分竞争机制。 如第一小组研讨的是第一部分,其他小组就会有学生质疑:“‘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这句应该怎么诵读和停顿?句中的‘无’是什么意思?”。如第四小组研读侯嬴北乡自刭时,其它组的学生就会问:“为何侯生必须自杀,他难道不能隐姓埋名寻一活路吗?生命多宝贵啊!”类似这样的问题。课堂讨论空前热烈,学生们先是静静地倾听,再是努力地思考,再是大胆地提出自己的质疑和困难,接着共同的探讨分析,充分的表达和主动的分享,最后教师进行全面的总结与概括。用台湾首府大学教授欧用生先生反复说的话来强调:“学习共同体不是不用教师教,而是不用嘴巴教,教学是倾听、串联、回归,用身体全心全意地教。教师要学会用手、脚甚至整个身体,走到学生身边蹲下来,让学生感受到你相信他。”

长久以来,许多教师常常把学生当作一个模糊的集体,而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与众不同的个体,所备的教案可以千篇一律,特别是语文教学,甚至有人调侃,任何人都可以来听得懂语文课,任何人都可以来做语文老师。其实,语文的学习应该是很个性并且是很自我的过程,也并不是有了分组活动,有了小组讨论就有了学习共同体,真正的学习共同体应该是参与者之间有着不断地思想碰撞,有着不断地层进式的对话,有着可预见性的或不可预见性的思考与生发,有着不同层次的学生之间的磨合与进步,甚至学习共同体不过度地追赶教学进度,不硬性要求当堂完成一个整体性计划性的教学任务,其允许堂上有尽可能的发生,让学生把每一步走好,走稳。“放下我们的傲慢之心。”日本东京大学教授、学习共同体倡导者秋田喜代美如是说。每个人包括教育者只有始终保持空杯心态,才可能建设一个有温度的学习共同体。

 

 

 

参考文献:

约翰.D.布兰思福特等.人是如何学习的【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28.

曹哲晖.我的三次课堂实践[N].中国教师报,2017-01-18(4).

Copyright @ 2008 南京市雨花台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员邮箱: njyzscb@163.com 苏ICP备050586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