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雨花台中学师生交互空间
用户名: 密码:

一路上的唐诗,唐诗里的一路

1已有 139 次阅读  2017-03-29 20:08

 

一路上的唐诗,唐诗里的一路

 

——再读吴真的《唐诗地图》

 

雨花台中学

 

廖婷婷

 

     2003暑期在广州下渡书店一眼就看中了这本《唐诗地图》,如今此随我已辗转几年。我购买的版次为2003年6月第1版第2次印刷,如今已成为孤本,网上已把此书翻炒了十几倍的价钱。

     作者,吴真,龙女,面如满月,有唐人之风,专研古代戏曲,兼学别样,近年勤攻民间宗教。好走路,好古物,好学好思,不求用。一看起来就很有意思的作者。文人喜欢在旅途中博古怀旧,到了一个地方,总想着一道风景,一道人文,一道独有的心态。有几个浪漫的文人不喜旅游?有几处美景不留唐诗?一处山水,一段风月。

     我自是一直喜欢旅游的,但现实的旅游总是熙熙攘攘众生芸芸,但在于此书中突然勾起于千百年前,某处,一位古人曾站在你站着的地方吟风颂月,尤其为唐诗,他们的吟唱总是带着时代的高傲和自负,不怨天尤人,不无病呻吟,即便偶感身世,也能快意于山水之间。原来,我发现在这本书里总有一页能让我会意一笑,或是一刹那与书中的默契,甚或自己宛如搭上了唐人香艳的油壁车,快意而行。

     

     一、 这诗试图能还原一个城市的幕幕场景,让我知道,那是怎样一个时代

      

      如果我是青年才俊,我愿意生活于唐代的长安。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考了二十五年的试,屡考屡败,屡败屡考,好不容易在46岁那年考中了进士,马上写下了一首快诗。这是怎样的长安,让人如此不懈。自公元前11世纪西周起直到唐代,前后有11个王朝在此建都,古称长安,是我国历史上建都时间最长的古都。八水绕长安,千年古帝京。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座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城市,是年轻人的城市。进士是长安最新鲜的血液,是唐代的太阳。书中所述,瞻仰进士们的风采可到西安的大雁塔、玄奘院、秦王宫、小雁塔、南门和碑林。特别是碑林外的一条小街叫书苑门,到了此地可和做毛笔的老工匠聊上几句,或听老人吹上几声埙,古都的气氛全在这儿了。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长安的踏青,帝王后妃,贵族官吏、文人学士、普通百姓,或登楼远眺,或池上泛舟,或宴会欢歌,香车宝马,人头涌涌。到了今日西安,已不能亲睹当日胜景,但如来到当年古都最著名的风景区——曲江池,也许也只能从仅存的彩云亭和紫云楼的遗址中想象唐诗中“红裙妒杀石榴花”的情景。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长安度假胜地有两处,一为骊山,一为终南山。骊山是皇家禁苑、杨贵妃洗澡的地方,平民望而却步。而终南山,是一块士民同乐的胜地。唐诗吟咏终南山的篇章之多,是其他任何名山无法匹敌的。归隐是为了入仕,这在古代是一条默认的悖论。在唐朝,隐居终南山后被朝廷重用的例子不计其数,更有“终南捷径”之说。陆放翁曰:“志士栖山恨不深,人知已是负初心。不须更说严光辈,直自巢由错到今。”而王维一生几隐终南山,晚年隐居辋川别业最为彻底,《辋川集二十首》里一派自得和闲适。那空山之青苔,那静夜下自开自落的芙蓉、那密林深处透射下来的月光,现如今如此诗意也只有深入到终南山国家森林公园才能看到王维笔下的《山居秋暝》。

     

     二、只有唐诗,也只能是唐诗,才能穷尽丝路所有的风光,所有的感觉,所有的所有

     

     我从未经过、去过、走过丝绸之路。这条路总长7000多公里,是当时对中国与西方所有来往通道的统称,实际上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在唐代分为三线。

     “丝路绵延数千里,一驿一站皆有诗。”吴真书中提到“丝路”又称“诗路”,唐诗的路。这又何尝又不是呢?

     “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但使龙城飞将在,不使胡马度阴山。”这是边塞诗,唐代的边塞诗。这诗中有太多的英雄气概与儿女心肠糅合在一处,极尽悲凉慷慨、缠绵婉转之情。从长安出发至天水,是丝绸之路的第二站,这地方截至唐代,有太多名人,神话中的女娲、伏羲、李广、七十高龄仍搏杀沙场的赵充国、姜维、李渊、李世民,天水是悲情的地方,也许到了书中所说的麦积山石窟,抬头仰望微笑的如来佛像,沉重的心也许会能好些许。疲惫的旅客或许能在风尘仆仆的佛像之中品味怀古之幽思。

其实如有时间,我是向往去看看祁连山的。曾有一段典说:“唐高宗时,名将薛仁贵带领先锋数十骑,与二十万突厥相遇,仁贵大喝:‘看本将军箭法!’飕飕两箭,射落两人。突厥大惧,仁贵大笑,‘我再挑个大胡子的人,赏他一箭。’话音未落,敌中一大胡子掉转马头说跑,谁想箭比马快,只听脑后一箭疾风,大胡子应声落下,吓破了胆的敌人全部投降。”唐军有歌为证:“将军三箭定天山,战士长歌入汉关。”此天山非新疆的天山,而是河西走廊的祁连山。事实上许多边塞诗的天山也多指祁连山。我最喜书中提到的“明月照在终年积雪的祁连山上,皎洁无尘,更添乡愁。”而如今的河西走廊,那应是油菜花开满了山岗,在黄连天的油菜花远处,是夕阳下壮观的祁连山,如有时间,多想就此出去走走,看看“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三、长城与黄河,我什么时候能陪着你走,慢慢地欣赏

 

“我们肯定会老,乃至死亡,而曾经屹立的长城会以一种加速度被风雨剥蚀而瘫伏在地平线上。我们肯定会老,乃至死亡,而曾经滔天之水的黄河会变成涓涓细流,继而只留下龟裂的河床。容我,在老去之前,慢慢地,陪着你走。”书中这句很是喜欢。吴真说,如果要看长城,真的应该来河西走廊,来古时的凉州与甘州。是的,真不知道,这生长了两千年的黄土墙,还能让我们看多久,赶紧的,去看。大漠的风,吹得凌厉,变成土垄的长城,近乎不堪一击。

“但使将军能百战,不须天子筑长城。”这是唐人的自信。“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这是行役中的艰苦。长城,倒是给后人留下了一处旅游景点,上了城楼,远眺长城如巨龙直逼祁连山脚,祁连雪盖峰顶,豪气顿生。“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唐诗黄河上游清清澈澈,九曲十八弯。如到宁夏,黄河是温柔的。到了阴山,黄河便负气向东,不料又撞到了吕梁山,她无法逾越,复改向南,折了两处壁,她怨气上升,便撒了泼,怒穿秦晋大地,又一扭身,拐了个直角,向中原大地冲去。什么时候,可到农家吃碗蒿子面,夜宿河边,听听东边我的美人啊西边黄河流。

 

“携妓东土山,怅然悲谢安。我妓今朝如花月,他妓古坟荒草寒。”此书内容洋洋洒洒,目不暇接,中华地广物博,穷其一生也无法流连忘返,唐诗唱响千年,终其一世也不能体味吟哦,书中不只上述胜景,所提原想是李白诗中的“他妓”,但当更真切地能感知到脚下这块土地这段历史的同时,也许更能从中获得现世“我妓”的满足。

活着是匆匆赶路的吗?还是学会走出去,抬起头,睁开眼,看一路的风景?也许枯燥而变幻的人生,起落而无序的命运,会品味得更多丝丝的快意与风情,在景中从容,在诗中感激。

Copyright @ 2008 南京市雨花台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员邮箱: njyzscb@163.com 苏ICP备050586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