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雨花台中学师生交互空间
用户名: 密码:

读《海错图笔记》有感

已有 11 次阅读  2017-10-09 15:23

一开始知道这本书,是通过微博。这本书的作者,是著名的科普类网红“博物君”张辰亮。在这个自媒体时代,从开始的几万粉丝、到如今的七百多万,他用一种时而高冷、时而卖萌的方式,树立起了别具一格的科普达人风格。如今的博物君,每天会收到上千条的评论,最开始网友们问植物、问动物,到了后来,网友们的问题已经超出了科普的范围,博物君不仅要认虫子、介绍吃法,还兼职辟谣、认牌匾上的各种字体奇怪的字。

“博物君”张辰亮其实是中国农业大学昆虫学的研究生,但是他没有选择科研道路,而是选择了博物杂志的编辑,开始做科普。他曾经尝试写科普文章,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和大家分享。但慢慢地他发现大众对其中很多知识并不感兴趣。张辰亮后来想明白了,如果要在科学知识的通俗性、趣味性和学术性、专业性之间达到平衡,就不能变成一个百分之百的学术人,而是要有一半的身体在普通老百姓这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能够用通俗的、大家都能接受的文风去和大家聊天,能让自己接地气儿。做了几年的博物君,张辰亮逐渐摸索出大家的两个最集中的兴趣点,一是吃,二是人们日常生活中能见到的动物和植物。最早从博物杂志的微博传出了一个词,叫做能好粉,意思是那些总是拿着一个生物问博物君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的粉丝。

作者介绍完了,再来说说这书名。海错图是什么呢?它其实是清代画家兼生物爱好者聂璜绘制的一本奇书。海错的,是种类繁多、错杂的意思。《海错图》中共描绘了300多种生物,几乎涵盖无脊椎动物门和脊索动物门的大部分主要类群,还记载了不少海滨植物,颇具现代博物学风格。

康熙年间,聂璜游历河北、天津、浙江、福建等地,考察沿海的生物。每看到一种,就把它画下来,并翻阅群书进行考证。他也会询问当地的渔民,来验证古书记载的真伪。这本《海错图》也叫《鱼谱》,是故宫所藏的五部画谱里唯一一部来自民间的。也许正因为它的草根性,《海错图》保持了原本的诙谐和通俗。聂璜在书里说的都是大白话,讨论的也是人们感兴趣的日常话题。和如今的大众一样,几百年前大家最感兴趣的,也是一种生物是否能吃,是否好吃,该怎么吃。比如在介绍到一种名为鲎的生物时,聂璜介绍了几种吃法:“腌藏其肉及子”、“血调水蒸,凝如蛋糕”、“尾间精白肉和椒醋生啖”等等。

但时代所限,书中也有很多不靠谱之处,比如有些动物聂璜未曾亲见,仅根据别人描述绘制的外形,就会有很大失真。关于生物习性的记载,也是真假混杂。

所以博物君的《海错图笔记》,其实是对《海错图》的一种考证、一种回应,也可以看做是一篇读书笔记。他从今天生物学的角度,对《海错图》中的生物进行分析考证,从文字和画作中发现蛛丝马迹,辨别真伪,一步一步推理分析后,鉴定出画中生物的真身——这就像在破案一样,非常过瘾。

某种程度上博物君的《海错图笔记》也延续了聂璜的写法。在大部分文章的最后,他都谈到了吃。张辰亮说,这既是为了展现《海错图》原书的风貌,同时也是因为这一直是大家的兴趣所在。但张辰亮认为吃不仅仅是关于口腹之欲,它也是一种知识:“比如这种东西因为身体的一些特征,只能这么吃,或者只能那么吃,它才好吃,否则就没法吃。所以通过吃法也能介绍一些身体的习性。因此我是以吃作为一个切入点,而非仅仅是介绍吃的。”另外,吸取了微博运营的经验,张辰亮在《海错图笔记》里,对于吃的介绍变得更为谨慎。他会介绍哪种生物可以吃,哪种不能吃,而是应该被保护起来。与此同时,他也会结合着《海错图》来讲一种生物在几百年间的数量变化情况,有的因为捕捞、环境污染或者是气候变化而数量减少。他希望借此唤起大家保护动物的意识,不要随意捕捞,不要认为什么都能吃。

Copyright @ 2008 南京市雨花台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员邮箱: njyzscb@163.com 苏ICP备050586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