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交流 - 雨花台中学师生交互空间 分享按钮
雨花台中学师生交互空间
用户名: 密码:
紫川
作者:老猪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推荐人:风纪委员长
适读:全部
有2人想要读;有1人正在读;有2人已读过
图书简介:
两百年前的蓝河战场,光明帝国最后的军团在魔族的喧嚣声中崩溃,帝国最后的元帅和皇帝战死。混乱的西川大陆上没有了共同的君主,群雄并起而混战,武力是生存下去的唯一本钱,制霸天下,是一代代强者的梦想。   大陆东南,有一个两百多年的强大势力——紫川家族。他东挡魔族,西击流风家,南镇林氏。为了强大的梦想,为了家族血统的薪火相传,无数紫川俊杰前仆后继,谱写了一曲史诗般壮丽的英雄赞歌。本文《紫川》,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个家族的百年悲歌传奇。
图书内容:

帝国历七八零年的一月二十三rì,在帕伊城,魔族与远东叛军联军完成了围城的集结工作,上百万兵马从四面八方把帕伊城包围得水泄不通,密密麻麻的各路军团一路接一路的扎下了营。对付孤城的大攻击即将展开。

此次围城的前线最高总指挥是魔族的皇太子卡顿亲王,他负责指挥的兵马不但包括了魔族本土军队,还包括了平靖侯部下的大批远东叛军。起初,出于保存自家实力的考虑,卡顿亲王原来打算是此次攻城行动完全由远东叛军dú

lì完成,魔族的本土正规军队不参与。

但是在rì前,神皇语谈间对于帕伊城的攻击竟然花费如此多的时间而表露出不耐之意,卡顿亲王不得不考虑到:如果远东叛军如果不能在一两天之内将城池夺下,那自己在神皇面前就显得非常的无能,而且倾百万之师竟然不能干脆利落的拿下小小一座城池,未免也有堕神族军队的威风了。所以,他还是命令各路魔族正规军团也做好了出战的准备——尽管他自己也认为,这完全是不必要的,光是那几十万叛军的一个浪头就足以把小小的帕伊城池冲垮了。

※※※

一月二十四rì,从黎明开始,在魔族与叛军的阵头喇叭齐鸣,军号铿锵,锣鼓咚东,轰如雷震。无数的兵马一起发出山洪海啸般的呐喊,跟着就向城池下猛扑而来。攻击开始了,守卫的紫川王军士兵一下感觉到,整个城壁连同大地都在颤抖,连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都不曾见过这样凶猛的攻击。

清晨的密雾散开了一点,王军士兵可以清楚的看到了敌人的第一波攻击,惊得目瞪口呆:奔涌于敌方阵头第一线的,不是耐战的叛军步兵,也不是骁勇的魔族骑兵,竟然而是无数的人类俘虏。这些俘虏大部分是先前来不及躲避魔族兵马被抓的人类的平民,大多是老人、孩子还有妇女,还有很多的是青壮年,是在先前的作战中被俘的人类官兵。他们的肩上背着沙袋,是奉命填充护城河的,叛军和魔族的兵马跟在他们后面赶押,用皮鞭抽,用枪刺戳、用马刀砍,逼着他们前进。他们一边跑一边哭着哀号着:“不要放箭,我们是自己人。”一片哭声和哀号声高入云霄,让人闻之落泪。敌人期望用这种办法强渡护城河,更瓦解帕伊城守卫者的斗志。

督战的军法官们狂吼:“放箭!放箭!不能让他们靠近!”但是士兵们却犹豫了,手中的箭矢垂下,怎么忍心能把箭石shè向自己的同胞呢?不忍心看这残酷的一幕,有几个士兵哭着想离开城头,被误认为是想逃跑遭到督战队无情的shè杀。很多条嗓子向着城下大叫:“不要过来了!快跑吧!不要过来!”有些俘虏们稍稍停住了脚步,但是马上遭到魔族骑兵毫不犹豫的砍杀,几百人瞬间尸横遍地。剩下的俘虏们大骇,又开始前进。

斯特林清厉的声音传遍整个城头:“我命令,立即放箭!”所有人都看见了,他脸上的静静流淌着的两行泪水的。

有人shè出了第一箭,第二箭,士兵们犹豫着,箭如雨下,看着自己的同胞在自己的手中惨叫着扑倒,连铁石心肠的督战军法官都黯然泪下。但是敌人并不罢休,驱赶来一批又一批的俘虏,逼着他们前进,护城河变得鲜红,渐渐被沙石和血肉所填平。

踩着血肉搭建的桥梁,魔族与叛军的联军跟着呐喊着冲上,密集得个挨着个杀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强悍的半兽人步兵,这五万人是叛军中的jīng锐之师,是专门挑选出来打头阵的,平靖侯知道,在这里,他将遭受最顽强的抵抗。半兽人喘着粗气,身上批着简陋的狼皮,巨大的狼牙棒在他们手中挥舞得来虎虎做响。

二线配置的是十万生命力强韧的蛇族军团,蛇族军队不善于打yezhan,但是却特别适合攻城作战,因为他们具有天赋的攀爬本领;他们装备着刺枪和长矛,将开始近身搏击战,接着,又是二十万叛军的联合部队,这是一支包括了半兽人、蛇族、矮人族、龙人甚至里面还有人类叛军的混合队伍,他们都被许诺:如果今天可以破城,人人都可以拿到老大一笔奖赏,第一个进城的士兵,无论士兵还是军官,都可以奖赏十万金币而且任命为远东任意一个行省的总督;而拿下斯特林人头的,魔神皇陛下将封其为侯!听到这么诱惑的条件,叛军的眼睛都发红了,临战前都喝足了烈酒壮胆,嚷嚷着:“爹妈生我只一次!”,卯足了劲头向前冲。

接着来的是是鲁帝公爵指挥的强大的鲁帝军团。相比下叛军部队的杂乱无章的队型,魔族正规军就显得秩序井然,队列整齐。队列成散兵线前进,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刀斧手、刺枪队、盾牌手组合得井然不乱,整齐中显出肃杀。由于攻城战中骑兵无法派上用场,他们就统统下马高举着马刀前进。该部队声名显赫,战斗力极强,是开战以来的功勋部队,单在月亮湾一地,他们就一举消灭了十一万紫川军,使得紫川统领方劲战死,而自身损折不到两千人;跟在他们后面的是魔族的布西军团,这支军团开战以后因为运气不好的缘故,竟然一直没立下什么象样的战功,军团长布西伯爵下定决心,要在今天第一个破城拿下斯特林人头,一举成名,对于今天的次序安排,他也很不满:“为什么不把我们的队伍排去打头阵?”他们的队列显得有些急噪,前队几次冲撞了前面鲁帝军团的后队;在他的后面,还跟着无数的魔族生力团队。他们由古刺、塞木儿、尤加、铁伦等魔族将领所统帅,由于太过拥挤,再也难以分清谁是谁了,密集的人流如海水流淌般滚涌向前,缓慢但是却不可阻挡。

在远方,卡顿亲王本阵的皇家军团按兵不动,方阵坚如磐石。皇家军团其中包括有五万战斗力极强的宫廷近卫旅(也就是俗称的装甲兽),他们天生的鳞片坚硬如盔甲,刀枪难入,是魔神皇的亲卫部队,神皇此次特意派遣部分前来给卡顿亲王助阵,期望他能一举破敌。

几百部高高的登城云梯逼近城下,一路摆开的攻城车夹在人流中辚辚的慢慢的驶近——这些装备本来是魔族为了攻下瓦伦要塞而准备的,卡顿亲王认为,这下提前使用牛刀小试,准能一下子把这个小城帕伊荡平!

如此之多的兵马,拥挤满了帕伊城下的大片平原,他们比肩接踵,前排后排紧挨着,挤得难以呼吸——远东叛军领袖,也是此次攻击的指挥官平靖侯不在乎什么兵法阵型、什么谋韬,他只期望凭借这数量上的优势,用漫山片野的兵力将斯特林一下子淹没。尽管城头下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他还在一个劲的调兵谴将,将生力团队一个接一个的派上去,命令后面部队推逐前面部队,这样一个劲头的拥上前,谁不想前进都不行。

城下的兵马如此密集,以至城头上人类的弓箭手甚至都不用瞄准了,只管漫天shè、shè、shè,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轮番不断的密集shè击,几千把强弓不停的“吱”拉成满月,“擞”的一下shè出,箭象那连续的暴雨一样倾泻到叛军和魔族兵马头上。在那条被填平的护城河上面,无数的远东子弟中箭倒地,同样的无数塞内亚士兵丧命在弓箭之下,尸体垒成了一座环着帕伊城的小山坡,可是他们照旧在前进,扑过护城河,直抢城墙下,但是在那里,更可怕的灾难在等着他们。照旧不断的箭雨倾泻,城头下不断的下落滚石把他们砸成肉泥,倾倒滚烫的热油淋在他们头上,城墙上油滑陡峭,难以攀爬,有时候才爬上去,一阵刀劈矛刺,人就给从高高处打落地面。因为人太过于拥挤了,象本来是用来攻城的云梯和登城车等器械陷在人流中动弹不得似的根本靠不到城下。在城池下面狂热的攻城者们等得不耐烦,竟然一个个徒手攀爬城墙,遭到守军弓箭滚石的猛烈攻击,伤亡无数。

远东叛军的jīng锐部队如明斯克团队、云团队、加沙团队等部队,还没有等冲到城墙下就已经被打得落花流水,伤亡过半了。一部分团队给打垮了,想撤回,但不行,后续的部队已经冲了上来,他们就在道上被踩死。一路又一路兵马就这样践踏着自己兄弟的鲜血,大步向前,城墙下面,敌遗骸多得垒成了第二道城墙了,可是敌军攻势仍在继续,在平靖侯的督战下,后续的瓦格拉团队、杜莎团队、还有龙人团队冒死的突进,象是平靖侯非要把自家兵马全部杀尽才高兴。

踩着垒着的尸山血海,第一批蛇族兵马终于登上了城头,守城的zhōng

yāng军文河师团寸步不让,顽抗死战。双方展开白刃战,激烈的厮杀开始,从这里到那里,无数的锐兵利器在对砍对杀,鏖战双方咬牙切齿,流血殷然,到处是刀光剑影,城头上人体很快也垒了起来,双方就踩在伤者、死者的人体上继续厮杀,惨叫声接连不断。鲁帝军团的一支分队也登上来支援了,敌军一下子取得了数量上的优势,士气大旺,有个魔族兵甚至抢夺了文河师团的旗帜,他兴奋的高举着向城头下的同胞展示着,魔族人群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瓦格拉!”(杀),一时间,所有人都以为:破城就在眼前,兴奋万分!

可是就在这时候,zhōng

yāng军的副军团长官秦路迅速带领了三个大队赶来支援文河师团,秦路一马当先手起刀落砍倒了那个魔族兵,夺回了军旗。人类开始反攻,势不可遏,由盾牌马刀长矛组成的方阵,一下子将叛军和魔族压往外线,弓箭手在后面的空隙里不停的放箭给予敌人重大杀伤。几分钟不到,登上城头的兵马损失惨重,丢下了上千具尸首,被赶下了城头。

这个时候,磨蹭着慢吞吞的攻城云梯和登城车子终于靠近了城墙。站在跟城墙平高的登城车上,魔族的弓箭手开始放箭还击城头的守军,牵制了守军的动作,与此同时,几百架云梯“咯咯咯”的靠在了城头上,面目狰狞的魔族兵、半兽人嘴里咬着匕首,争先恐后的向上攀爬着,不管上面箭如雨下,不管滚烫的热油淋沉重的石头砸,一个个勇悍得象有九条命似的,一时间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攀爬的士兵,就象蚂蚁爬满了一块方糖。

城头上的人类守军以牙还牙,把勾在城头的梯子用力撬开往外一推,那在梯子上的一串的敌军士兵统统都高高的摔了下去,跌成了肉饼。但是敌军凭着这种不要命的攻击,加上他们弓箭手的掩护,在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以后,竟然第二次登上了西面的城头,与守军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这次他们碰到的是“秀字营”的罗杰师团防守的地段。

罗杰旗本大吼一声:“弟兄们上啊!”,带领众人冲上前去拦截了登城的魔族兵,双方混战作一团,魔族兵凶猛的左冲右突,但罗杰部队的士兵这次也十分的英勇——罗杰部队的士兵平时并不是很勇敢的,比起打仗来,他们更喜欢的是赚钱做生意,就算不得不打仗他们也更乐意干些偷袭啊陷阱啊什么偷偷摸摸的勾当,不喜欢跟对方明刀明枪的来干。但是这次大家都清楚:如果真的让魔族破城了,那谁都不想活了!生死关头,这次他们也少有的勇敢了一次,他们白刀利刃的与魔族兵展开对攻,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两千多人一涌而上(罗杰被推在最前面的当盾牌)群起而攻,瞬间登城的一百多个魔族士兵给统统给乱刀砍掉了,重又夺回了城头。

不单只在秀字营的防区内,整个帕伊防线此时都经受着暴风骤雨严峻的考验,攻击的浪cháo一波又一波,叛军和魔族联军曾多次突破了防线,突进城头,但是他们碰到的是人类死的抵抗,为同胞惨死而胸中怀着怒火熊熊,帕伊的守卫者显示出无比的坚韧和顽强,殊死反击,勇不可挡,又多次将敌人赶了下去,在人类挺起的胸膛的面前,魔族一次又一次气势汹汹的攻击浪cháo被击得粉碎,就象那海cháo冲击礁石,只留下遗尸累累。

在东面城头,是今天激战的焦点,敌人往这里投下了总共三十个团队的庞大兵力,企图在此一举突破防线。但是斯特林对此也早有预料,在这里配置了zhōng

yāng军四个最jīng锐的师团,其中包括了整个紫川家族的骄傲,皇牌师团“不死营”——“不死营”本是属于禁卫军的核心部队,dì dū叛乱后,为控制zhōng

yāng军,特意将这支jīng锐部队改编到zhōng

yāng军去。这支部队的每一个士兵都是千里挑一的jīng锐好手,在这里他们与魔族的军团展开最惨烈的血肉厮杀!

城头上风云变幻,一会儿被魔族军夺得,一会被人类抢回,双方在此激战无数次,城头多次易手!尸体渐渐的垒积了起来,一层、两层、三层……耳朵在嗡嗡直响,到处是一片惨叫、咒骂,魔族兵喊着:“瓦格拉!”人类回应:“叫你死!”接着就是武器猛烈的抨击声,火花飞溅,伤者在呻吟,士兵们已经杀红了眼,嫌累赘连披甲都脱了,擎着蹭亮的马刀赤膊上场,一刀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脚上滑腻腻的的,那是踩着的人体,不知是自己人还是对方的,浓浓的血腥味道呛鼻。长枪给打折了,刀刃给杀得钝了,匕首给折断了,不死营的士兵赤手空拳的就敢扑上去抢夺敌人的兵器!明明已经给刀子砍去了半个脑袋、胳膊断了腿折了、给枪在胸膛刺了对穿、浑身给shè得跟刺猬似的,不死营的士兵还能扑上去咬敌人的喉咙,手指抠敌人的眼睛,脚踢对方的下yīn,气势简直只能用癫狂来形容!无论叛军还是魔族,尽管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又是生力军,但是面对这种疯狂的反击,看到那群浑身浴血狞笑着的人类,他们统统寒了心破了胆:那不是人!是凶刹恶魔!一天之内,敌人曾十几次抢上城头,但是碰上了“不死营”的铜墙铁壁,每次都被碰得头破血流,落荒而逃。

rì头从东边升到了正中,又从正中下落到了西边,攻城战持续了整整一个白天,双方大军的搏杀,就如同两个巨人,在拼尽最后一分力气做生死搏斗,气喘吁吁,伤痕累累。

※※※

远处魔族金黄的大旗下,看着激战着的城头,卡顿亲王面sè发白。

传令兵一个又一个急速奔驰来往于他身边报告:“半兽人第五团队上去了!”

“铁伦军团上去了!”

“平靖侯要求增援!他说蛇族第十七团队顶不住了!”

“报告!古刺大人战死了!”

“尤加军团上去了!”

“塞内儿团队伤亡太大,已经无力再战!”

亲王的手在轻微的颤抖:激战已经十个小时了!帕伊城象个无底的黑洞,吞噬了一个又一个的团队,无数jīng兵强将就此消失,帕伊城却依旧巍然耸立。他不能理解,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神族战无不胜的百万大军苦战一天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居然连在城头上夺一个据点都没办法做到!激战了一天了,对方士兵难道不累吗?怎么能一直保持着这么高昂的斗志和旺盛的jīng力?难道,守卫着这座城市的真的是一群超人或者神怪吗?为了攻下这个小小的帕伊城,我们还要死多少人呢?

他轻声的咒骂着:“斯特林,你这个魔鬼!”扬声发令:“命令,远东第五十一龙人团队,第六十三半兽人团队,塞内加第三十六、三十七团队立即前进!阿部罗迪军团,做好出击准备!”

※※※

黄昏,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激战,魔族的攻势仍然在继续,他们在城下丢下了厚厚叠叠一层又一层的尸首,尽管指挥官仍旧在不停的调兵谴将派遣生力部队上来,魔族和叛军的士兵的身心已经开始疲惫了,眼前这个耸立的帕伊城就象个绞肉机似的,一个又一个生龙活虎的团队活生生的送上去变成了尸首,空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道,脚下一片烂烂软软的血肉模糊,血流得堆积成了汪汪小河,无论是魔族兵还是叛军士兵都已经开始心惊胆跳,只是军令在耳边响鸣,不得不前进,于是大家开始磨磨蹭蹭起来,慢吞吞的一点点向前挪,只盼太阳早点下山好结束攻势,或者别的部队快点进城,不要让轮到自己去攀爬那座“绞肉机”,早上那股争先恐后、一马当先的势头再也没有了。

敌军攻势已经开始衰弱了,首先敏锐的觉察这一点的是斯特林,他对紫川秀说:“是时候了,拜托了!”

紫川秀神情凝重,简短的回答:“请放心吧!”

斯特林昂首望天,苍天碧蓝,落霞如血。眺望远近山陵壮丽,万里江河水清,一瞬间,许许多多的往事同时涌入脑海,繁杂纷扰,难以形容,奇妙的是很多已经记不得的童年回忆忽然很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第一次见到紫川秀是在后街的花园被他偷了五毛钱、第一次见到帝林是跟他打了一架、三个人被街上的流氓团伙打得满街逃窜的回忆……最后定格在他头脑中的却是卡丹公主带泪的如花容颜。他轻声吟道:“对不起啊,卡丹…”

他的心境充满了平和,进入了一个很宁静的境界,微笑着想:生命,是如此的美丽啊!

整整一个白天过去了,血战到了黄昏。无论是魔族还是叛军都已经疲惫不堪,对今天之内能结束战役都已经不抱希望了,大家做好了收兵回营的准备。正在这时候,联军攻势较弱的南城门突然自动的打开了!

魔族布西伯爵的部队正在此地做最后的强攻,眼看城门忽然开了,魔族兵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一个步兵分队大呼小叫的要冲进去做第一批进城的“光荣部队”--结果他们统统被滚滚涌出的钢铁洪流压成肉泥。zhōng

yāng军的铁甲骑兵出击了!

在紫川云时期,紫川家族的铁甲骑兵就以其可怕的冲击力和破坏力震惊世界,令人心寒。铁甲骑士的每次冲击,常常可以把十倍于自己的对手打得一败涂地。不到一百多年前,当年的远东统领卡谬只用了三千铁甲兵,就在沙加将两万多魔族兵马辗成了灰尘;而在西部战线上,一个师团的铁甲骑兵的突击,也曾把把流风家的几万大军打得四分五裂。

但是随着时光的推移,敌人逐渐也明白了对付铁甲骑兵的方法:设下地刺、拌马绳等防守工具就可以轻易把刀枪不入的铁甲骑兵打得人仰马翻。尤其是在远东赤水滩的一战中,拥有五万铁甲骑兵的三十万远东军仍然被装备简陋的叛军打得落花流水,魔族逐渐就对紫川家的铁甲兵有了轻视之心。但是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么一个细节:叛军头目雷洪用来击败远东铁甲军的,同样是铁甲骑兵部队!

一万五千骑兵全部人马批着黑甲,头上饰有飘带,平端着如云的枪刺,在城下迅速的完成了出击布阵准备,排成了一个五十路的方阵。天空已慢慢地暗淡下来,天边血红的晚霞,映照着帕伊城下来zhōng

yāng军的骑兵们,反shè出一片妖艳的亮光,一片微风轻轻地带起了战士们头上系的饰带。斯特林排在方阵的前排,他平静地望着前方如cháo水般涌来的魔族和叛军联军,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身后的队列一片肃穆。猛然间,高举的手用力的向下一压,骑兵们发出震耳yù聋的吼声:“光荣属于我们!”这是zhōng

yāng军新的战号!

全军一万五千铁甲兵伏鞍跃马,铁骑的洪流猛地冲向迎面而来的魔族和叛军联军,马蹄声如雷般轰隆鸣响。尽管对方敌军是如此的人多势众,队列黑压压的如同雪崩似的漫溢整个灰水河平原,连看都看都不到尽头,但铁甲骑兵们珉然不惧!

位于铁甲军冲击方向的是布西伯爵的三个团队,由于距离最近,他们是最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队伍的可怕气势的:zhōng

yāng军的铁甲骑兵军本身就是一支身经百战的jīng锐部队,每一个成员都是久经战火的老手,现在他们都抱着有了必死的觉悟来冲锋!强悍的军队是可怕的,一支强悍又泯不畏死的军队,那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敌!铁甲军的队列之间,呼啸之中,时刻可以让人感受到那种如狮如虎般的可怕斗志,令迎面的叛军颤栗不已!

※※※

大地在脚下剧烈的颤动,站立不稳,马蹄在耳朵边轰隆,整齐的铁甲兵队列沉重得象座巍峨的大山般,却急速地压向敌军阵列,前排的魔族兵的连第一声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再落在后排的铁蹄下,第二排、第三排…排列整齐的魔族军团一排接一排的被一股不可阻挡的钢铁洪流所冲倒,仿佛纸糊泥捏的一般不堪一击!“杀!”人类骑兵的振天的吼声淹没了一片人马落地的惨叫、兵器碰撞的铿锵,在他们排山倒海的骇人攻势中,布西伯爵的三个团队连抵挡片刻都做不到,顷刻间就被这股黑sè的铁甲洪流所淹没,而且覆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布西伯爵眼看不妙,呐喊着带领自家亲卫兵马冲杀上前,他要马上遏止重甲骑兵的冲势,三万魔族兵马勇扑上前,双方兵力正面冲撞,就如同两个浪头正面冲撞,激起无数的飞溅的浪花,那就是双方骑兵的厮杀的刀枪溅出的火花!魔族兵十分的勇敢,但是他们手上的武器叮叮当当的敲在人类战士的铁甲上根本无济于事,而相反的,人类士兵的每一挥手,就有一个魔族兵发出惨叫倒地!一会儿不到,魔族兵马就大片大片的被击倒,人马倒地就象那台风袭过的稻浪,后续部队奋不顾身的跟随扑上,同样给那片坚甲铁壁打回,被铁蹄踩成肉泥!无论是人,无论是马,在铁甲洪流的重压之下,纷纷给揣倒在地,那势头,仿佛是一头巨大的龙,而漫天的敌军队伍不过是巨龙旁边随风飘荡的云朵,被巨龙只伸出了它巨爪轻轻一排便烟飞云散散!

终于,理智战胜了勇气,魔族兵终于明白了:这批全身披甲的怪物根本是击不倒的怪物!一声恐怖的号叫,布西伯爵的兵马当即溃不成军,四散逃窜,只求躲开那后面那道死亡的铁流。

此时时候无论是平靖侯还是鲁帝公爵,都发现自己的处境很不妙了:自己的侧翼已经被击溃,敌人要从侧翼给那些正面攻城的部队捅一刀了!

魔族阵型里响起了一片惊恐的叫声:“小心!骑兵来了!骑兵来了!”

后面观战的卡顿亲王马上掉头下命:“近卫旅准备出战!”--惟有装甲兽步兵的坚韧可以抵挡铁甲兵的冲击威势!平靖侯想把军队掉头对付斯特林的骑兵,但多个部队混杂在一起,兵马拥挤,你防碍我,我防碍你,根本难以移动,平靖侯的一连串命令下去不过增添了部队的混乱罢了!两翼爆发出一阵呐喊,令人惊惶:铁甲军的洪流飞泻直下,已经逼近了!

铁甲军再次开始冲击,军旗迎风呼啦哗啦的响着,刀枪锵锵铿鸣,他们专门挑敌人最多的地方冲击,倬着长矛,顷着马刀,扑向敌人壁立的人墙!这股势头犹如狂飙,披靡一切,毁灭一切,雷霆般的声势,没有任何人,任何命令,任何统帅所能遏止得住!魔族和叛军的jīng兵良将全部给这股毁灭天地的声威吓破了胆!位于铁甲兵冲击方向的部队,无论魔族还是叛军士兵都给吓得死命的向后逃,但军令匆匆,后面的部队一个劲的向前拥挤,推着他们向前,相反方向的两股人cháo碰撞,队列乱成一团,前面的队列是一片惊恐的叫喊:“让我们走啊!”后面却在喊:“上啊,上啊!杀了斯特林!”混乱象那石子投入水中激荡起的波纹,一圈又一圈的扩大。

※※※

风在头顶呼啸,马在耳朵边嘶鸣,如山的刀枪在身边挥舞!铁甲骑兵已经冲击进来了!他们全身披黑甲,犹如那复仇之神从黑暗中浮现,神威凛凛,勇悍无比,他们杀得兴起,不畏刀砍入肉,不惧矛刺入体,即使殷血从战甲的裂口中汩汩流出也不当一回事,眼睛被箭矢shè入他们毫不在意随手就拔出,他们仿佛生来就不知道死亡是何事!那疯狂的气势,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单身一人的铁甲骑兵就敢去单挑敌人的整整的一个队列,而且一个个凭空生出了无穷的力气,钢矛一挥之下就能把几个骑兵一起扫了下马,一个人就能把对方整个队列杀散,还追着满地乱逃的士兵打,口中发出疯子般的吼叫:“兔崽子,来啊!狗娘养的!上来啊!!”被这种疯狂的气势所慑,凡是靠近他们的叛军和魔族都吓得不得了,手颤心惊,一个个停住了脚步不敢上前围攻,犹豫着向后一步步的后退,握着武器的手都哆嗦得不行……

斯特林位于那冲击阵列的最前端,他一马当先,首先跃进了叛军团队的刀山剑林之间,一手持重钢矛,一手擎剑,沉重的重剑和钢矛在他手中就犹如死神手中的镰刀,凡是接近他这个勇猛的旋风的三米半径内,再无一个活着的敌军!在他面前,强悍的魔族兵马忽然变成了一群小母鸡,惊惶着呼喊着逃命,他个头虽然不高,但在此时的魔族兵马看来,他简直就不是人,是一尊发怒的死神!

铁甲军的洪流,追随着他的背影,向纵深突击,扩大战果。敌人碰刀刀下死,碰矛矛下亡,成片成片的叛军兵马殒命倒地的,密集得就象狂风吹麦浪!密集的队列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的切进了庞大而笨重的敌人身躯内,每一动弹就让敌人不断的流血!面对这无坚不摧的攻势,敌人的坚甲利兵统统给打得稀巴烂,一个又一个看似固若金汤的团队方阵被打得溃不成军,打散的士兵们惊惶的四散躲避逃命。

无论是在后面观战的卡顿亲王还是在前沿指挥的平靖侯,都发现事情很是不妙,企图马上阻止这把尖刀的运动。一个个生力部队被派遣进来拦截,但却因为太多了拥挤不堪,部队不是陷在混乱的人流里动弹不得,好不容易挤了上去,刚一接近就给呼啸而来的铁甲军打得落花流水。措手不及下,魔族和叛军的联军庞大的队列乱成了一团。

※※※

铁甲军顺利切入了敌军的中路,引起了魔族和叛军联军的极大恐慌。不擅野战的蛇族军队头一批丢下了武器,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失魂落魄的转身想逃。但是后面已经给后续的魔族部队堵死了,魔族军队“刷”的对这群逃兵亮起了刀枪,用一阵箭雨迎接他们,蛇族无路可跑,只得向两翼溃散,又冲击了鲁帝军队的阵型,那如山的刀枪剑阵顿时乱成一团,趁着混乱,铁甲军的铁流瞬间跟着杀入!

鲁帝军团顽强的阻击这支狂飙风暴,企图为宫廷近卫旅的出动争得时间,塞内亚骑兵挥舞着无数的长矛刀剑,叮叮当当的敲打在铁甲兵的锁子甲上,敲在钢盔上,砍在胸甲上,他们拼死奋战,可是在钢铁人马的雷霆万钧的重压下,他们顶不住,立不住脚步,节节后退。一个接一个的被重矛戳个对穿,被马刀劈落尘埃,被马蹄踩成肉泥,人马落地的越来越多,先是几个,后是几百,然后是几千,再是几万…………战场上布满了塞内亚士兵的尸骸,铁甲骑兵的凌厉攻势如同那大雪崩似的狂涛迅涌,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鲁帝军团的阵脚在一点点的松动,一点点的松动,最后“哗啦”一下,这个威名显赫的军团第一次给打得土崩瓦解,,发了疯似的仓皇逃窜,铁甲兵跟在后面紧追不舍,又冲入了尤加军团的兵马。

※※※

皇族的尤加将军素来以勇力著称,一直被认为仅次于号称神族第一猛将的云沈将军。自从云沈死于第三次恒川会战后,他就常常以“神族第一猛将”的身份自居了。这次眼见自己的部下在铁甲军的猛烈攻势下,一个个不是被杀得滚落马下就是掉头逃跑,尤加简直气得发疯了!身边的人眼看越来越少,他礞然不顾,一步也不肯后退,正因为愤怒,他加倍的勇悍,七十斤重的钢矛在他手中就如同牙签般轻便,即使是铁甲骑兵的盔甲也不能抵挡他那猛烈无比的一击,几个围攻他的骑兵不一会统统给他钢矛敲在头上脑浆迸裂而死,他更加的嚣张,就主动出击,挥舞着钢矛左冲右突,所到之处不停的有人类骑兵惨叫落马!

尤加狂笑,用很蹩脚的人族语言高呼:“我乃神皇座下第一猛将,谁敢与我交手?!”

斯特林不出声的拍马迎上去,尤加再次狂笑:“你这个小不点,也敢来送死?!”确实,相比于尤加超过两米的巨大身躯,不过中等身材的斯特林确实显得有些可怜。

两人马头相向,对驰而近,尤加双手持钢矛,借着马的冲力,从上而下猛击对方的脑袋,他要一击杀了这个小不点的人类军官!

钢矛带着凄厉的风声在空中划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弧线击下,尤加的嘴角边露出狰狞的笑容:“伟大的神族岂能被渺小的人类所击败?”他期待着对方脑浆崩裂的那一声闷响…

但是那一声并没有出现。斯特林使了一个灵巧的错身动作,就象是一阵飘过的风,在马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尤加十拿九稳的一击落空了,两骑对驰而过。尤加还没来得及惊讶,忽然看到了一幕很奇怪的景象:自己离地面越来越高,还可以看到自己的无头的身躯沉重地滚落马下,颈口处一腔红血喷得老高老高,连那个小个子人类军官的手上的重剑都染得通红……

眼看自己勇猛的主帅殒命,尤加军团的士兵发出一声悲鸣,失去了最后的斗志。眼看着斯特林一手提重剑一手提着尤加血淋淋的人头狰狞着扑杀过来,无论哪路兵马都吓得魂飞魄散:“这是魔鬼!这是恶刹!!不是人了!“无论是魔族的功勋部队还是身经百战的叛军团队,他们全都丧了胆子,挡都不挡,回身就溜。各路的jīng锐团队:蛇族团队、半兽人团队、龙人团队,塞内亚步兵团……一个又一个给打得溃不成军,浪奔兔突。大群大群被打散的士兵惊惶的拔腿逃走,不辨东西南北,铁甲兵砍杀着,驱赶着他们,他们根本不敢回头交手,温顺得犹如被牧人所驱赶的羊群一样,大片大片的从后面被砍杀。其他的看如此,更是不敢停留,跑得更快了,为了求得安全庇护,他们专挑那些自家人特别多的地方跑,人同此心,逃兵们顿时汇成了一条洪流冲向后面的自家队伍!

后面的几个魔族新力部队,尚没有交兵,眼看铁甲军的震天声威把前面的团队给打得如此狼狈,再被如同cháo水般败兵从自己身边涌过,不名所以的慌乱和恐惧一下子传染开来,士兵们毫无斗志,只要有人一声喊叫:“快逃啊!”哗啦一下子,人同此心,整个部队一下子散掉了,士兵们纷纷趁着混乱加入了逃兵的洪流中,不管军官们的斥骂威胁。魔族军官开始拿起武器砍杀自己部下想阻止崩溃,但根本无济于事,成千上万人的洪流将他们一下子淹没,连他们自己也身不由自的陷入了逃跑的人流中,一个又一个的整编团队没上得战场就先给自家人给冲垮了。

这个人流越来越壮大,将越来越多的部队卷入参与,最后演变成不可遏止的大溃逃。无数人嚷嚷着:“完蛋了,完蛋了!”、“快跑啊!他们杀来了!”士兵和军官都丧失了理智,一片歇斯底里的恐慌。在拥挤混乱无数人马中被自家人所践踏而死,逃难的魔族和叛军士兵,犹如那瀑布奔流,一泻千里,统统往大营方向逃窜,因为只有凭借那里的工事,才可以抵挡铁甲兵的无敌攻击。

为跑得快捷点,魔族兵们丢下长矛、丢下刀剑、丢下弓箭,那各个团队那各种花花绿绿的旗帜丢弃了一地,在他们后面,是一条可怕的黑龙在追赶着,肆虐着,威风凛凛!绝望的卡顿亲王原想出动装甲兽方阵来力挽狂澜,但是没办法,几十万败兵如cháo般涌来,准备用来抵抗铁甲军的装甲兽的方阵给冲得落花流水,不见踪影,最后连皇家军团的本阵也给冲垮了,威严的皇旗在混乱中不知所踪。

※※※

几十万魔族大军在灰水平原一败如水,现在正仓皇往大营方向退却。往rì神气活现的魔族兵们狼狈不堪,丢盔弃甲,倒拖着旗帜,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会落入这么个景况,一片呼天抢地的喧嚣。

从大营的嘹望的高台上下来,云浅雪右边膀子上缠满了绷带,不知是因为重伤后的失血过多还是因为刚刚眼见紫川家族的铁甲骑兵可怕的攻势,脸sè苍白得吓人。

他走到一个帐篷前,里面传出女人娇喘吁吁的呻吟:“啊,啊,啊!”和男人粗重的喘气声。云浅雪脸上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敲敲帐篷的栏杆,恭谨的出声问:“殿下,打扰您一下:亲王阁下这个时候好象很不妥的样子,您不出去帮忙吗?”

靡靡之音停止了,不一会听见里面传出摩挲的声音:“宝贝,等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一把娇滴滴的声音甜得象掺了蜜糖似的:“恩,不要嘛……”

帐篷门的帘子被揭开,“疯狗”卡兰jīng神抖擞的走了出来。

从身材上,这位魔神皇的第二子与他哥哥卡顿亲王非常的相象,都是宽肩窄腰长腿的矫健体形,相貌也有几分相象,碧蓝的眼睛都是遗传自他们的父亲,但是他们的气质却截然的不同:卡顿亲王是平头的短发,眼神冰冷无情,透出残酷和自信,薄薄的嘴唇紧抿着,刀刻般的脸部线条彪悍和冷峻,举止干脆利落,一看就知道这是位种久经风霜的好手,可以依靠和信赖,让敌人望而生畏;而卡兰则是披肩的长发,脸上总是充满了笑意,碧蓝的眼睛显得那么的纯真,深邃的眼神仿佛包含了无限的深情,鼻子小巧尖挺,嘴角上弯显得很温柔,时刻准备着对女孩子说出深情告白,那些甜言蜜语淹没女孩子的芳心就象厨师用酸醋腌萝卜干那么的容易,皮肤白皙,举止文雅到有点矫揉造作的地步,说出话来nǎi声nǎi气的。总而言之:一个花花公子。但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质,在让女人喜欢他的同时也并不让男人讨厌他。

两个人的表现也是截然的不同。卡顿亲王是个骁勇的猛将,身经百战的高手,同时也是个老练、具有敏锐洞察力的政治家。魔族王国国内对他有很高的评价,希望是他来接任魔神皇的皇位,神皇陛下也已经正式将他立为亲王和皇位的继承人了。

而卡兰则自称是个后现代主义的艺术家,隔三隔五总拿出几块涂满了一团红或是一团蓝的画布回来进贡给他的父皇,称这个伟大的作品表达了某种焦虑某种期盼,包含了天地间的最高奥秘,或者找了几个破桶破盘铁丝拿胶水粘在一起,说这是立体美学作品,名字就叫做《宇宙、未来、天地、历史、宗教、生命、武学与神族的思考》。--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就是宫廷仆役们得辛苦多倒几次垃圾就是了。

他的另外一个毛病才要命的:他非常的好sè。本来真英雄唯好sè,魔族国内的礼教也并不的很严厉,再加上去他的皇子身份,多搞两个魔族女人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这位皇子的好sè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只要对方漂亮,他从不顾忌对方的身份与地位,甚至连他父亲的妃子他也敢调戏,险些弄出杀身之祸。身为皇族,他武功稀松平常,却以另外一项才能自豪:他敢说自己把马子的功夫举世无双!--伟大的魔神皇最后放弃了把他培养成为一名出sè的武将的想法,由得他自生自灭去了。

一出来他就唉声叹气地埋怨云浅雪:“你知道吗,刚才你哪怕如果迟一分钟叫我,那我就上极乐的天堂了!太可惜了,那个女人可是尤加的老婆!他老公那么凶又爱吃醋,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时机趁他老公不在…恩,这个就不说了!你叫我出来什么事啊?”

云浅雪微笑,他太熟悉这位皇子的脾xìng了:“殿下,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您想先听哪个?”

“恩,先听好的吧!”

“好消息是:殿下以后可以放心的去找尤加的老婆了!尤加先您一步上了天堂。”

“哦?”卡兰一点不吃惊,笑说:“那男人也太蠢了,就那三脚猫功夫,也敢冲得那么前面,她成寡妇那简直是必然的!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跟有夫之妇偷情,那样更刺激点…你还是快说坏消息吧!”

“恩,坏消息是:跟尤加一起上天堂的还有好多几万神族的子弟。卡顿殿下的攻城战役已经失败了,我军伤亡惨重。”

卡兰一楞,呆住了。他张大了嘴巴,露出象狼一样的洁白锋利的牙齿。一点一点的,邪恶的笑容在他无邪的脸上渐渐的绽开:“哦?云浅雪,你还真是幽默啊!这正是天大的好消息啊!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

Copyright @ 2008 南京市雨花台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员邮箱: njyzscb@163.com 苏ICP备050586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