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交流 - 雨花台中学师生交互空间 分享按钮
雨花台中学师生交互空间
用户名: 密码:
法国大型环保片《家园》(HOME)文字版
作者:吕克·贝松
出版社:法国春天集团
推荐人:老史
适读:初一、初二、初三
有2人想要读;有2人已读过
图书简介:
注:本片制作耗资1.2亿美元,于2009年6月5号即“世界环保日”与世界同步在中国公益上映
图书内容:

请听我说:你跟我一样,是聪明的人类,一个有智慧的人类。

  生命,是宇宙的奇迹,出现于约四十亿年前,而我们人类只有二十万年历史。但是,我们却破坏了地球生命赖以生存的平衡。

  请细听这个不寻常的故事,你的故事,然后决定你应该做什么。

  这是我们起源的轨迹:最初,我们的星球不过是一个混沌的火球,伴随它的恒星——太阳诞生而形成的,一团粘聚的尘埃颗粒,就像宇宙里面许多类似的星云。然而,生命的奇迹就在此诞生。

  今天,我们的生命,是地球上无数生物形成的生命链中的一环。在近四十亿年里,这些生物被彼此继承取代。即使到了今天,新的火山继续改变我们的景观,它们让我们目睹了盘古初开时地球的样子:熔石从深处涌出,开始凝固、裂开、冒着泡,或摊开形成薄的外壳,然后再休眠一段时间。这些从地球内部吐出缭绕的烟圈,是地球原始大气层的见证。一个没有氧气的大气层,稠密的大气层,充满水蒸气和二氧化碳,一个熔炉。

  因为有水,地球有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未来。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适中,不太远,不太近。因此,地球上的水能够处于液体状态。水蒸气凝结后形成滂沱大雨降落在地球上,河流出现了,河流改变了地球表面,刻削着河道,并冲刷出山谷,它们流向最低洼的地方,形成海洋。水溶解了岩石的矿物质,渐渐的,海洋中的淡水变成了咸水。水是生命必需的液体,它灌溉了这些广阔的不毛之地。水流就像人体的血管,树木的枝丫,是让大地苏醒的液体导管。

  四十亿年后,地球上的某些地方还能找到这样的艺术创作,火山灰混合着来自冰岛、冰川的水。就是它们,物质和水,水和物质。软硬组合,这对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至关重要的。

  金属矿物元素比地球还要古老,它们是星尘,它们让地球五彩斑斓。红色是铁,黑色是碳,蓝色是铜,黄色则是硫。

  我们来自什么?哪里?生命火花从哪里迸发?

  一个时光奇迹,地球上的温泉仍然有原始的生命存活。它们赋予温泉颜色,它们叫做“古细菌”,它们都依靠地球热能生存,除了蓝细菌,或是蓝绿藻之外。只有它们可以向着太阳来吸取其能量。它们是古今所有植物的最重要的祖先。这些细小的细菌,及其数亿计的后代,改变了地球的命运,是它们改造了地球的大气层。

  毒害大气层的碳去了哪里?它还存在,只是被“囚禁”在地壳。想要了解地球历史的这一篇章,卡罗拉多大峡谷的峭壁是最好的选择,它们展现了地球近二十亿年的历史。大峡谷曾经是一个聚居着微生物的海洋,它们汲取从大气层溶解到海洋的碳,并长出外壳。它们死后,外壳沉到海床堆叠起来。这些地层就是它们无数的外壳构成的。因为有了它们,碳从大气层中排出,其他生物才能得以发展。

  生命改变了大气层,植物靠太阳能存活,这能量使植物分离水分子,并释放出来氧气,空气因而充满氧气。地球的水不断更新、循环——瀑布、水蒸气、云、雨、泉、河流、海洋、冰川,这个循环从未间断。地球的水量恒久不变。历来的生物都喝同样的水,水是令人惊叹的物质,是最不稳定的一种物质。它可以是液态的流水,气态的蒸汽,或是固态的冰。在西伯利亚,冬季结冰的湖面,蕴含着水在结冰时展现的力量。冰比水轻,因而浮于水面,不会沉在湖底,它形成御寒的保护罩,冰下的生命可以延续。

  生命的引擎连锁结合,一切都连接起来,没有东西是自给自足的,水和空气不可分割,为了地球上的生命而结合。于是,形成海洋上的云,给陆地带来降雨,河流再将水带回海洋,分享就是一切。从云层窥望的大片绿色是空气中的氧气,七成氧气来自海藻,这些海藻给海洋表面染上了颜色。地球要依赖万物各司其职,相互依存的生态平衡,一种敏感而脆弱的和谐,极易破碎。于是,海藻和贝壳的结合形成了珊瑚。澳大利亚沿海的大堡礁,绵延三十五万平方公里,哺育着一千五百种鱼类,四千种软体动物,和四百种珊瑚。每个海洋的生态平衡都依靠这些珊瑚。

  地球计算时间以十亿年计,它花了四十多亿年创造了树木。在物种的链条中,树木是至高无上的,是完美的活的雕塑,它们蔑视地心吸力,它们是唯一永恒地朝向天空的自然元素;它们的枝叶不疾不徐地向着太阳生长;它们从微小的古细菌继承了吸收光线能量的能力;它们储存并利用此能量,并使其变成木材和树叶,然后又分解成水、矿物、植物和生命物质的混合体。就这样,生命不可或缺的土壤逐渐形成。土壤是生物多样性的工厂,它们是不断活动的世界。微生物觅食、挖掘、透气、蜕变,它们制造腐植土,这些肥沃的土层上所有生命相互紧扣。

  地球上的生命我们知道什么?我们认识多少品种?十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一?对于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我们知道什么?地球是个奇迹,生命仍是个谜。动物的家族得以形成,至今仍存的习惯和仪式使它们凝聚。有些适应了环境,有些则是环境适应了它们,双方都受益。动物得到了食物,而树木能够开花结果。在地球上生命的伟大的历险中,每种生物各司其职,各有其位,没有多余和有害,它们相互抵消。

  然而你们,这些聪明的人类进入剧情。你们得益于地球四十亿年的遗产,你们只有二十万年历史,但你们却已经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尽管你们脆弱,但你们占据了所有的栖息地,征服了所有土地,之前任何生物都未曾做过。经过十八万年的游牧岁月,气候变得温和,人类开始定居下来,他们不再依靠打猎为生,他们定居于充满渔猎和野生植物的潮湿环境。在这里,土地、水和生命结合,人类的天赋让他们发明了独木舟,用于开拓新的视野,人类变成了航海家。

  即使今天,大部分人类都居住在大陆的海岸线,或是河边和湖畔。最初的城镇出现在6000多年前,这是人类历史的一大步。为什么呢?因为这能使人类更容易地保护自己,他们变成了社会人,在一起分享他们的知识和手艺,融合他们的个性和不同。简而言之,他们文明化了。但他们可用的能量只是双臂,和大自然赋予的东西,这是人类数千年来的故事,也是现今四分之一人类,即十五亿人的故事。这比富裕国家人口的总和还多。他们只从地球获取必需的用品,很长一段时间,人类和地球的关系,平衡对等。很长一段时间,经济看起来是自然公正的联盟。

  但人类寿命短暂,艰苦劳动大行其道,大自然的不可预知加重日常负担。教育是罕有特权,子女是家庭唯一资产,每双手对家庭的生存都要做出贡献。地球为我们提供食物和衣物,以及日常所需,一切来自地球。

  城镇改变了人类的特质和命运,农夫变成了工匠、商人和小贩。农夫收获,城镇居民购买,或是物物交换,商品交易,伴随思想交流。人类的天份在于经常洞悉自己的弱点,他们很想扩张领土,但明白自身局限。大自然不曾赋予他们能量和气力,他们只有在动物身上找到,并驯养它们为自己服务。

  空着肚子怎么去征服世界?

  农业的发明,彻底改变了人类到处觅食的野兽特质,成为了真正的人。农业改写了人类历史,农业是人类的第一场伟大革命。八千至一万年前开始,农业改变了人类和自然的关系,它终结了人类不稳定的狩猎和采集时代,第一次有了盈余,这催生了城市和文明。为了农业生产,人类利用动物和植物的能量,并从中受益。数千年艰苦觅食的记忆逐渐淡忘,他们学会将谷类适应不同的土壤和气候;他们学会增加农作物的收成和种类。像地球上所有动物,人类每天的首要任务,是喂饱自己和家人。当土瘠水稀的时候,人类要为一点干燥土地而拼命劳作。人类以极大的耐心和专注去塑造土地,近乎祭神仪式般不停地重复。农业仍然是世界上最普遍的职业,一半人类仍在耕种土地,超过四分之三仍是手工操作。农业像传统般一代接一代,有血有汗地薪火相传,因为它是人类生存的先决条件。

  人类依赖人力日久,开始发掘地球深处的能量。这些火焰也来自植物,一束阳光,纯粹的能量——太阳能,于一亿年前被数以百万计的树木俘虏了超过数百万年,那是煤,是天然气,最重要的是石油。

  这束阳光把人类从辛劳的耕种中解放出来,石油令人类解除了时间的束缚,石油令一部分人享受从未有过的舒适。五十年里,仅仅一代人的时间,地球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是前人从未做过的。

  越来越快,过去六十年,人类人口倍增,超过二十亿人移居城市。

  越来越快,深圳四十年前只是偏僻渔村,现在拥有数以百计的摩天大楼和数百万人口。

  越来越快,二十年来,上海建成了三千座高楼大厦,另有数百座正在建设中。

  今天,地球上七十亿人口有一半住在城市。

  纽约,世界上第一个超级城市,是人类无止境地剥削地球资源的象征。数百万移民的人力资源,煤的能量,及无约束的石油力量。电的出现发明了电梯,而电梯使摩天大楼成为可能。纽约在全球经济排名中位列16。

  美国最先发现和开发利用珍贵而具革命性的能量“黑金”(煤炭),借助它,农夫变成了农业企业家,机器取代人力,一升石油等于一双手在24小时产生的能量。但在全球只有3%的农民使用拖拉机,尽管如此,他们的粮食产出还是支配着地球。美国只剩下300万农民,他们产出的谷物可以养活二十亿人口,但是大部分谷物并非用作粮食,就像其它工业国,谷物用来喂牲口或作生化燃料。

  这束阳光的能量,赶走了令土地干旱的幽灵,所有泉水都用于农业,它占人类水消耗量的70%。大自然的一切都互相联系,耕地的拓张和单一品种的种植,增加了害虫的肆虐。石油化工业革命带来的杀虫剂,把它们杀光,农作物欠收和饥荒已成为遥远的回忆。眼前最头疼的是如何处理现代农业带来的残留。有毒的杀虫剂渗进空气、泥土、动植物、河流和海洋,它们入侵一切生命赖以生存的细胞核心,它们对于免于饥饿的人类有害吗?这些穿着黄色保护衣服的农夫,可能有更好的主意。

  新兴农业免除了对土壤和季节的依赖,肥料令小片土地出产前所未有的丰富收成,适应了土地和气候的谷物,被产量高和易于运输的品种所取代。于是在上一世纪,农民在过去数千年培育的四分之三的品种绝种。极目所见,下施肥料,上覆塑料,西班牙的艾美利涯温室,是欧洲的菜园,大批形状整齐的蔬菜,每天等待数以百计的卡车,把它们运送到欧洲大陆的超级市场。

  国家越发展,国民对肉类的需求就越大。若不依靠集中饲养式牛场,如何满足全球日益增长的需求?

  越来越快,就像家畜一生都不会见到牧场,比动物生长更快的肉类生产成为日常程序,被数百万牛践踏的辽阔饲场,寸草不生。一队队卡车从全国各地运来数以万吨计的谷物、黄豆和丰富蛋白质的饲料,最终变成一吨吨的肉。结果是生产一公斤马铃薯,要一百公升水,一公斤米要四千公升水,而一公斤牛肉则需要一万三千公升水,还不算在生产和运输过程中被消耗的石油。

  我们的农业变成了石油推动型,它能养活地球上的双倍人口,但多元性被标准化取代,它让我们享受到梦中才有的舒适,但却使我们的生活方式完全依赖石油。这是新的时间观念,我们的时钟随着那永不言倦的阳光机器的节奏一起摆动,它们的规律性让我们安心,极小的间断都会引发混乱,整个地球都注意到了我们寄托希望和幻想的节拍器,同样的希望和幻想随着我们的需求,以及越来越难以满足的欲望和浪费而增加。我们知道廉价石油时代即将终结,但我们拒绝相信。

  对大多数人来说,美国梦体现在一个传奇的名字上:洛杉矶。在这个方圆100平方公里的城市,汽车的数量几乎与人口相等。这里,晚上是能源卖力表演的时刻,白天不过是夜晚的苍白反映,晚上的城市变得星光璀璨。

  越来越快,距离不再以公里度量,而是以多少分钟车程度量。汽车重塑郊区面貌,每个房子都好象城堡般,跟令人窒息的市中心保持安全距离,一排排整齐的房子拥挤在死胡同四周。少数发达国家的模式,通过遍及全球的电视节目,已变成了普遍梦想。即使在北京,这些模仿、抄袭和复制,千篇一律的房子已把古塔从地图上抹去了。

  汽车成为舒适和进步的象征,如果每个社会都跟随这个模式,今天地球不会只有九亿辆汽车,而是五十亿。

  越来越快,世界越发展,对能源的渴求就更高。到处都是挖钻矿物的机器,把盘古初开时埋在地下的星星(星尘所形成的矿物)挖出来。

  未来二十年,人类从地球上开采的矿物,比人类历史上的总数都要多。由于垄断,80%开采所得财富,只由20%人口分享。

  到本世纪末,由于过分开采矿产,人类将会耗尽地球上的大部分资源。

  越来越快,造船厂大量制造油轮、货柜船、煤气运输船,以应付世界性工业生产的需求。大部分消费品要千里迢迢地从产地运到消费地。自1950年至今,国际贸易总量增长了20倍。90%的贸易在海上进行,每年多达五亿的货柜被运往主要的消费地区,例如迪拜。

  迪拜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工地之一,一个将不可能变成的国家,例如在大海中建造人工岛。迪拜缺乏自然资源,但依靠石油赚来的钱,它可以输入数百万吨的原料,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口,它可以建造大厦丛林,一个比一个高,甚至在沙漠中建造滑雪道。迪拜没有农田,但可以进口食物;迪拜没有水源,但可以花费大量能源淡化海水并修建世界上最高的摩天大楼。迪拜阳光充沛但没有太阳能电池板,城市的需求永无止境,在这里最不着边际的梦想也能变成现实。迪拜是西方模式的顶峰,它的800多米高的图腾式建筑,一直让世界惊奇!过份吗?也许吧。迪拜似乎已作出选择,它恰似全球财富的象征。没有任何事物比迪拜更远离大自然,但没有任何事物比迪拜更依赖大自然。这城市只不过跟随富裕国家的模式,我们还不明白我们正在耗尽自然资源。

  对海洋我们了解什么?它覆盖了地球四分之三的面积,海洋深度仍是个秘密。海洋中存在的数千物种对我们来说也是个谜。自1950年起,渔业捕获量增加了5倍,由每年1800万吨增至1亿吨,数以千计的加工渔船掏空海洋。四分之三的渔场已枯竭、废弃或者濒临废弃。大型鱼类已所剩无几,因为没有时间繁殖,我们把上苍赋予的生命循环摧毁了。

  在海岸线上,到处都是资源耗尽的迹象。

  第一幕:海洋哺乳动物的栖息地越来越小,海洋沿岸的城市化和污染已让它们变得异常脆弱,现在,它们又要面对新的威胁:饥荒,它们完全竞争不过工业化的捕鱼船队,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哺育后代。

  第二幕:海鸟为了觅食而越飞越远。按照现在的速度,所有的鱼类资源面临枯竭的危险。在达喀尔,传统的网具捕鱼在很久以前就很发达,但在今天,鱼类正在减少。五分之一的人以鱼为主食,我们能想象难以置信的未来吗?废弃的渔船,无鱼的海洋。

  我们忘记了资源是珍贵的,五亿人口住在沙漠地带,比欧洲人口还要多,他们懂得水的价值,他们也爱惜涓滴。在这里,他们依赖水井中的原生地层水,它是由两万五千年前降于沙漠的雨水聚集而成。原生地层水令谷物得以在沙漠中生长,为当地人口提供食粮。圆形的农田,由围绕中心的管道进行灌溉,但代价沉重的原生地层水不可再生。在沙特阿拉泊,在沙漠作现代耕种的梦已退,这像一张羊皮地图,光点显示了被放弃的计划。灌溉设备仍在,抽水的能量仍在,但原生地层水已严重枯竭。以色列把沙漠变作耕地,尽管温室使用滴灌方法,出口的增长还是令耗水量持续增加。

  奔流的约旦河已成为涓滴细流,其河水伴随着一箱箱蔬菜水果飞往世界各大超市。约旦河的命运并不少见,地球上每十条大河,就有一条每年数月不能流进大海。

  死海的名字来自它极高的盐度,没有生命可以生存。缺少了约旦河水,死海的海平面长度每年减少一米多,盐度一直在增加。高温蒸发了海水,造成了这些漂亮的盐岛,美丽却不毛。

  在印度的拉贾斯坦邦,乌代布尔创造了一个水的奇迹,城市因这些大坝和水渠系统构成的人工湖而存在。对它的建设者来说,水是如此珍贵,值得为它建一座宫殿。下一个世纪,印度可能是最受缺水问题困扰的国家,大规模灌溉养活日益增长的人口。过去50年,他们挖了2100万口井。然而,战胜饥荒也带来了负面影响。在印度,为了找到水源,水井越钻越深。在印度西部,30%的水井已被废弃,地下含水层开始干枯。巨大的蓄水池可以收集雨水,补充含水层。在干旱季节,当地村中妇女以双手挖掘水库。

  远在数千公里之外,每人每天用水达1000公升,拉斯维加斯建在沙漠中,有数百万居民,每月有成千上万游客。拉斯维加斯居民是世界上用水最多的人口。

  棕榈泉是另一座沙漠城市,布满热带植物和葱绿的高尔乎球场。

  这幻影还可以繁荣多久?地球已无法跟上。为这些城市提供水源的科罗拉多河,是那些无法出海的众多河流之一。更令人担忧的是,它的源头水流正在逐渐减小,流域中的蓄水湖泊水位也在骤降。鲍威尔湖用了17年才达到高水位,现在水位已经下降了一半。2025年前,水荒问题会影响20亿人。

  不过,地球上一些未破坏的地区仍然水量充沛——湿地。这些湿地对地球上的生命来说至关重要,它们占了地球表面积的6%。沼泽是调节水流的海绵,雨季时吸水,旱季时放水。水从高山上流下,携带着流过区域的种子,这个过程造就了独特的风景,那里的物种多样性无比丰富,在恬静的水面下有一个真正的工厂,这种极端的丰富与多样性的结合,过滤水份并消除所有污染。沼泽是水再生和净化的必不可少的环境。这些湿地总会被认为不适合人类居住,人类为了开发更多土地,往往把沼泽变成牧场、耕地,或用于建房。在上一世纪,地球一半沼泽被消灭,我们竟不知它的富饶和所担当的角色。所有生物都互相关联着,水、空气、土、树木,世界的魔法就在我们眼前,树木吸收地下水,并以薄雾形态送到大气中,它们形成遮蓬缓和大雨的冲击,并保护泥土免于流失。森林为生命提供潮湿环境,它们也是雨水的来源。树林储蓄碳,它们含碳的份量比大气都多,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气候平衡的基石。树木提供地球四分之三生物品种的栖息地,换句话说,地球上所有生命。每年我们都能发现一些未知的物种,昆虫、鸟类和哺乳动物。森林可以提供医治我们的药物,我们的身体可以辨认这些植物分泌的物质,我们的细胞说同一语言,我们是同一家族。

  红树林是海岸边的森林,像珊瑚礁一样,它们是海洋的托儿所,它们的根系缠绕着构成了鱼儿的庇护所,并哺育软体动物。红树林保护海岸免于飓风、潮汐及海水的侵蚀。所有人类都要依赖他们。然而,近半个世纪,它们已经减少了。这种灾难的原因之一,就是在营养丰富的红树林水域建立这些养虾场,充氧机替代了红树林,向这些含有抗生素的池中充气,防止虾子窒息。

  自1960年代开始,森林砍伐越来越快,每年,有1300万公顷的热带森林,面积等于伊利诺斯州,消失在烟雾中,或是成为木材。亚马逊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其面积已经缩小20%,森林让路给牛场与大豆田。95%的大豆用来饲养欧亚两洲的禽畜。就这样,森林变成了肉食。当它们焚烧时,森林及它们的土壤释放出大量的碳,占全球释放的温室气体的20%。森林砍伐是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之一,成千的物种永远地消失了。因为这样,一个长长的生物进化链断开了,它们的生命物质信息也永远失落了。

  二十年前,全球第四大岛屿婆罗洲布满了原始森林,以目前森林砍伐的速度,十年内它将会完全消失。生物把水、土、空气、阳光结合。婆罗洲曾是全球最大生物品种的摇篮,如今这个链条断裂了。在婆罗洲生产全世界销量最高的棕榈油,引发了这场大灾难。棕榈油不仅满足我们增长中的食品需求,还可用于生产化妆品、清洁剂和替代燃料。森林的多样性被单一品种的棕榈取代。棕榈数的单一栽培容易,产量高而且生长快,这为本地人提供工作岗位,这是一种农业产业。

  另一个大量森林砍伐的例子是桉树,它用于制作木浆,种植场越来越多,因为过去50年纸张的需求增长了5倍。单一树种在全球广泛种植,但单一树种不是森林,从定义看,差别不大,一个森林不能取代另一个。在这些桉树下,寸草不生,因其掉下来的树叶覆盖地面,令其它植物不能生长,它们生长速度快,但耗水也多。为种植黄豆、棕榈油、桉树而砍伐森林是舍本求末。但在其它地方,砍伐森林是生存的最后手段。超过二十亿人,即世界三分之一人口,仍依赖碳。

  海地,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碳是主要的消耗品之一。曾经是加勒比海明珠,如今却要依赖外国援助才能养活人民。海地山坡上的树林只剩下2%,裸露的土壤无法吸收雨水,没有植物和根茎的加固,土壤被雨水冲走,雨水再把它们从山坡上冲进大海,雨水侵蚀令土壤贫瘠,不宜耕种。

  在马达加斯加,雨水侵蚀景象非常壮观,山坡布满数百米宽的深坑。土壤由生命物质构成,薄而脆弱,经过数千年形成的,一层腐植土因雨水侵蚀而消失。

  复活节岛的故事,和岛上居民的遭遇,或许值得我们反思。复活节岛是世界上最偏僻的岛屿,岛上居民把资源开发殆尽,他们的文明已不存在。这里曾矗立世上最高的棕榈树,如今荡然无存。当地人把树变木材,导致大量水土流失。当地人无法再出海捕鱼,因为已无树木来制作独木舟。但复活节岛人曾经建立太平洋最耀眼的文明,富有创造力的农夫、雕塑家、和杰出的航海家,如今却在人口过剩、资源减少的夹缝中挣扎,结果酿成社会动荡、叛乱和饥荒,巨变中很少人幸存。复活节岛的真正谜团不是岛上奇异的雕像,而是当地人为何不及时作出反应。

  这只是众多说法中的一个,但今天对我们来说有特殊意义。自1950年以来,世界人口增长了接近一倍。但从1950年起,我们对自己的岛屿——地球,所做的根本改变比过去二十万年都要多。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石油出口国,但70%的人口却生活于贫困线以下。那里不缺财富,但人民无法染指。世界各地也有同样情况,世上一半穷人住在资源丰富的国家。我们的发展模式并未实现当初的承诺,50年来,贫富悬殊,从未如此严重。今天,全球一半财富,掌握在占人口比例2%的富豪手上,这种不对称还能维持吗?它们是人口迁徙的原因,其规模我们尚未知晓。

  拉哥斯的人口在1960年只有70万,到2025年将至1600万。拉哥斯是成长最快的特大城市之一,新人口中多数是因经济或人口问题,或资源减少而背井离乡的农民。这是完全新型的城市增长模式,移民不为致富,只求生存,每周全球共有100多万人涌入各大城市。

  目前每六人就有一人住在不安全、不健康,或人口密集的环境,缺乏日常生活用品,比如水、卫生设施和电力。饥荒再次蔓延,影响将近10亿人口。地球上到处都是拾荒为生的人,但我们却继续挖钻并非生活必需的资源,同时却在张望着更远的未被破坏,但更难开发的地区,我们没有改变固有模式。

  石油可能耗尽?我们仍可从加拿大的含油沙中提炼,世上最大的卡车运来数千吨沙,加热沙子和从中分离沥青的过程,需要数百万立方的水,和大量的能量,此举带来灾难性的污染。

  面对能源危机,最迫切的显然是尽量利用太阳能。

  我们的油轮越来越大,我们对能源的需求不断增加,我们的需求像无底的炉子,需要越来越多的燃料。说来说去仍是碳,数十年中令大气层变成火炉。数百万年来大自然捕获生命赖以生存的碳,将被大量释放出来,大气层变热了。在北极,数年前在这里找到一艘船是不可思议的。

  运输、工业、森林砍伐、农业,这些活动释放出巨量的二氧化碳,不知不觉中那些分子破坏了地球的气候平衡。

  全部目光都集中于南北两极,这里全球暖化的影响最明显。一切来得太快,经由北极连接美、欧、亚的西北航道打开了,北极的冰冠开始融化。在全球变暖的影响下,40年来冰冠的厚度减少了40%,它在夏天的表面积逐年下降,可能2030年会全部消失,有些则预言2015年,很快这些水会在夏天的几个月里脱离冰川。本来被大冰原反射的阳光,现在则直接照进深海并加热海水,这加速了暖化过程。冰雪包含地球的记录,数十万年来,二氧化碳的浓度从未这样高,人类从未生活在这种大气下。资源的过度开发正威胁所有物种的生存?气候变化使危机加深,到2050年,地球上四分之一物种面临绝种的危险。在南北两极,大自然的平衡已瓦解。

  格陵兰岛的沿海,冰川越来越多。在北极圈,30年来冰冠的面积减少了30%。但当格陵兰岛迅速变暖,一整个大陆的淡水注入海中咸水。格陵兰岛的冰储存地球上20%的淡水,如果融化了,海平面会升高7米。但这里没有工业,格陵兰岛的大冰原受地球其它地方排放的温室气体所影响。我们的生态系统并无疆界,无论在哪里,我们的行为将在全球各地引起回响。地球的大气层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是我们共享的资产。在格陵兰岛表面,湖泊开始形成,冰冠溶化的速度,连最悲观的科学家10年前都预计不到。越来越多源自冰川的河流汇集,并在表层下穿过。人们原以为河水会在冰的深处结冰,但恰恰相反,它在冰下流过,把冰原带进海洋,并破裂成冰山。

  当格陵兰岛的冰山淡水慢慢渗入海洋的咸水,地球各处低洼地区将受到威胁。海平面正在上升,单是上世纪因海水暖化膨胀,海水升高了20厘米。

  一切变得不稳定。例如,珊瑚礁对海水温度的轻微变化非常敏感,三成已消失。它们是生命链中重要一环。在大气层,主要的季风已改变方向,雨水循环被改变,气候地理也被更改。住在像马尔代夫这样的低洼岛屿的居民处于最前沿,他们越来越感到忧虑。有些开始寻找新的,更适宜居住的土地。如果海水上升越来越快,像东京这样人口最多的大城市会怎样做?每一年,科学家的预测越来越令人担忧,全球70%的人口住在沿海平原,15个最大城市有11个位于海岸线或河口。如果海水上升,咸水会侵入地下水,令居民失去饮用水。

  人口迁徙已无可避免,唯一不能肯定的只是其规模。

  在非洲,乞力马扎罗山已面目全非,它的80%冰川已经消失,在夏天,江河已经断流,当地人受缺水影响。

  即使在喜马拉雅山的世界最高峰,终年积雪和冰川也在减少。这些冰川在水循环中扮演重要角色,它们凝聚雨季的水变成冰,夏天冰雪融化时再变回水。喜马拉雅山冰川是亚洲所有大河的源头,包括印度河、恒河、湄公河、长江,20亿人依赖其河水作饮用和灌溉,比如孟加拉国人。

  位于恒河和雅鲁藏布江三角洲,孟加拉直接受到喜马拉雅山的变化和海面上升的影响,它是地球上人口最多又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已经因全球变暖遭受打击。越来越严重的河水泛滥和飓风的蹂躏,将令其土地消失三分之一。当人们遭受这些灾难,最终只能迁移。富裕国家也不能幸免,全世界都出现旱灾。在澳大利亚,已有一半农田受影响。

  我们正在向哺育我们12000多年的气候平衡作出妥协。越来越多的森林大火侵害主要城市,反过来,它们加剧全球变暖。树木燃烧时释放出二氧化碳,调节我们气候的机制已被严重扰乱,它所依赖的环境已被破坏。

  在这壮丽风景背后,气候变化的时钟正在滴答响。在西伯利亚等严寒地带,因气候寒冷,大地常年被冰冻,称为永久冻土带。在它的地表下是一颗定时炸弹:甲烷,它比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强20倍。如果永久冻土溶化,释放出的甲烷,会令温室效应加剧而无法控制,产生无法预料的后果,我们将会走进未知地带。人类只有10年时间逆转暖化趋势,以免人类闯入这未知地带,并过上从未试过的生活滋味。

  我们炮制了自己都无法控制的现象,从我们起源开始,水、空气和生命形态都密切相连,但近年来,这些连接已经遭到破坏。让我们面对事实,我们要相信自己的知识,我们刚才看到的一切是人类行为的反映,我们按自己的想象改变了地球,我们只有很少时间去作出改变,这个世纪怎能肩负90亿人的重担?如果我们拒绝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人类必将会闯入这无法预料的未知世界。

  20%的世界人口消耗了80%的资源。

  全球每年的军费开支超过发展中国家援助费用的12倍。

  每天有5000人死于饮用水污染;10亿人喝不到安全、卫生的饮用水。

  接近10亿人面临饥荒。

  全球粮食贸易量的50%用于饲养或制造生物燃料。

  40%可耕农田遭到长期破坏。

  每年有1300万公顷森林消失。

  四分之一的哺乳动物,八分之一的鸟类和三分之一的两栖动物面临灭绝。

  物种死亡的速度超过其自然繁殖速度的1000倍。

  四分之三的渔场已枯竭、废弃或处于减产的危险。

  过去15年的平均气温是有记录以来最高的。

  冰盖厚度比40年前减少了40%。

  到2050年,将会有2亿人沦为气候难民。

  我们的行为代价昂贵,其他没有积极参与的也会付出代价。我见过在沙漠上绵延的难民营,大得象个城市。明天会有多少男女老幼又将流离失所?

  我们已经面临绝境,只有一个地球,我们无处躲藏。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我们只能选择勇敢与乐观,必须正视这一切。我们可以拥有机会去选择和改变,我们应该自信:未来掌握在我们手中。

  我们一定要筑墙来破坏人类团结、分割人种、维护某些人的幸福而不管其他人死活?

  要悲观已经太迟,我知道一个人就可以推倒所有的墙。

  要悲观已经太迟,全世界每五个孩子就有四个在上学,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受到教育。

  每个人无论贫富都能作出贡献。

  莱索托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他们投放在国民教育经费上比例最高。

  卡塔尔是世界上最富的国家之一,他们引进最优秀的大学。

  文化、教育、研究、革新是无穷无尽的资源。

  面对悲惨和痛苦,数百万非政府组织证明人与人之间的团结,比各国的自私自利更强大。

  在孟加拉国,有人异想天开,想开银行只给穷人贷款。

  三十年间,全球有1.5亿人的生活得到改善。

  南极洲有丰富自然资源,它们不属于任何国家,其自然储备只作为和平和科学用途,一份49国签署的协定使其成为人类共享的宝库。

  要悲观已经太迟,多国政府为保护地球上2%的水源已经行动起来,虽然不多,但已是10年前的两倍。

  首批自然公园成立于一个世纪前,占大陆面积的13%。它们创造了人类可以保护物种、土壤和景观的空间。

  人类和大自然的和谐已成为定律,而不再是例外。

  在美国,纽约市已经明白大自然的用心良苦,这些森林和湖泊为趁势提供饮用水。

  在南朝鲜,森林遭到战争破坏,归功于全国性的造林计划,全国森林覆盖率再次达到65%,75%的纸张能够循环利用。

  哥斯达黎加在军费开支和土地保护之间作出了选择,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军队,它宁愿把资源投放到教育、生态旅游、和保护原始森林方面。

  加蓬是全球最大的木材生产国,它强制执行选择性砍伐,每公顷只能砍一棵树。它的森林是国家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但它们现在有足够时间再生。现在已有保证可持续的森林管理计划,但必须强制执行。

  无论消费者或生产者,都必须争取公平。贸易公平买卖,双方才能都获益。那样人人才能成功,生活舒适。

  一些人以双手作为工具,另一些人则有农用机械和国家补贴。试问何来公正和平等?

  让我们做负责任的消费者,想想我们买什么?

  要悲观已经太迟,我见到过人力所及的农业。如果制肉商不拿走人的口粮,农产品可以养活所有人类。

  我见到过有些渔民很小心捕鱼,并关心海洋宝藏。

  我见到过能自己生产能量的房子,5000人住在地球上首个生态友好区,它位于德国弗赖堡,许多城市成为合作伙伴,孟买将是第1000个。

  新西兰、冰岛、奥地利、瑞典等国政府,决定把再生能源发展,作为最优先项目。

  我们知道地球上80%的能源来自化石能源。仅在中国,每星期就建成两座火力发电厂。但我在丹麦也见过一个火力发电厂的原型,它把释放的碳送到地底而不是送到天空。这是未来的解决方案吗?暂时还没人知道。

  我在冰岛见到过利用地热资源的发电厂;我见到过躺在海中的“海鳗”,利用海浪的能量来发电;我在丹麦海岸见过风力发电站,它可以生产该国20%的电力。

  美国、中国、印度、德国和西班牙,是再生能源的最大投资者,他们已经提供了250万工作单位。

  地球上哪里会没有风?我见过太阳下烤炙的广阔沙漠。

  地球上的一切都互相关联,而地球又跟它的能源源头——太阳有关系。人类可否像植物一样捕捉太阳的能量?每小时,太阳投向地球的能量相当于全人类一年的消耗。只要地球存在,太阳的能量就会取之不尽。

  我们要做的是停钻地球,而把目光移到天空,我们要学会栽培太阳。

  这些实验只是例子,但表明了新的认知。它们以节制、智慧、分享为本,为新的人类冒险奠下基石。

  是该团结一心的时候了,重要的不是消失了什么,而是我们现在拥有的。我们仍然拥有半个世界的森林,数以千计的河流,湖泊和冰川,以及数以千计的生物物种。

  我们知道有什么解决方法,我们都有力量去改变世界。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呢?

  未来如何书写取决于我们。

  团结一致!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2013-02-28 23:56
    这些实验只是例子,但表明了新的认知。它们以节制、智慧、分享为本,为新的人类冒险奠下基石。

      是该团结一心的时候了,重要的不是消失了什么,而是我们现在拥有的。我们仍然拥有半个世界的森林,数以千计的河流,湖泊和冰川,以及数以千计的生物物种。
  • 2013-02-28 23:59
    我们要做的是停钻地球,而把目光移到天空,我们要学会栽培太阳。

      这些实验只是例子,但表明了新的认知。它们以节制、智慧、分享为本,为新的人类冒险奠下基石。

      是该团结一心的时候了,重要的不是消失了什么,而是我们现在拥有的。我们仍然拥有半个世界的森林,数以千计的河流,湖泊和冰川,以及数以千计的生物物种。

      我们知道有什么解决方法,我们都有力量去改变世界。
  • 2013-03-09 15:15
    不论结果,至少可以在努力之后,写一篇坦坦荡荡的墓志铭。
  • 2013-05-01 15:41
      
涂鸦板

Copyright @ 2008 南京市雨花台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员邮箱: njyzscb@163.com 苏ICP备05058682号-1